欢迎光临
我们专注两性健康知识9年,免费推荐专业知识

下半身的沉重

床上没有性欲,轻的,两人搞了一个晚上不得要领落而失望;重的,会认为对方出了问题,积累担心、怀疑与距离。

“过去我们的性生活很正常,他的身体状况一向很好,是甚么原因令他近一年对性失去兴趣?生活压力会影响男人的性表现,是否真的?过去几年他在工作上晋升得颇快,工作压力会否令人对性失去兴趣?”辅导室内她向我问了连串问题,反映她对丈夫情况的焦急。焦急,是因为她期望怀孕已年多,却一直未果。

压力与情绪会影响人的性反应,但那次跟他丈夫见面后,才发现他的压力源头不是来自工作。

“升职后工作量当然不轻,但我觉得适应问题不大,况且我不是一个在工作上有野心的人,颇能随遇而安。”他对我说。

“如果让我选择,我不想有下一代。虽然我们经济问题不大,但我觉得现时社会很扭曲,每个人只忙于应付生活,对孩子成长很不健康。我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,完全明白父母没有时间跟子女相处的弊病是甚么!”他说。

“你不想有下一代,太太却很想怀孕,你如何面对这个差异?”我问他。

“我曾跟她谈过,但她认为结婚与生儿育女是理所当然的过程,为免争论,我也不再多说。年多前开始,我觉得她在性生活上变得比以前主动,我直觉认为是她因为想尽快怀孕。看见她投入主动,我的意欲反而减少,有时甚至在插入后未完事就软了下来。”

原来他回避的不是性而是生育,只不过没有说出口的抗拒,但是诚实的身体帮他反映了出来。

一个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承担为人父责任,因而回避当父亲的人,是慎重还是没有责任?他将自己想法抑压,为了避免争辩,保持夫妻关系,却因为夫妇的不一致而最终令性关系失却了和谐。

性与生育的矛盾,令他上半心及下半身都感到沉重。

手机版访问:
下半身的沉重

相关热词搜索:下半身 性欲

他在床上独有的节奏令她着迷,不是俗气“九浅一深”的所谓节奏,是真真正正音乐感的节奏。有时是急促的非洲鼓,有时如酒醉的蓝调,有时是歇斯底里的死亡摇滚。

大约两年前某个星期五,他带了一支结他上班,晚上飞台湾参加“春浪”音乐会。自此,她迷上他的音乐才华。午饭后昏昏欲睡,他温柔地替她戴上耳机,播放自己创作的音乐,唤醒她埋在工作堆的灵魂。下班晚饭后,他陪她乘地铁回家,一人戴一边耳机,听着同一首歌,穿梭沿途每个车站。她是他的“Muse”,两年间灵感滔滔不绝。

她是个知情识趣的乐迷,知道“Band界大忌”——带女友上“Band房”。她从不参与也不打扰乐队事宜,只是偶尔偷偷熘进去做爱,或带一点外卖给玩音乐玩得迷头迷脑的队员。细心体贴的她,队友无不竖起大姆指。

她鼓励他追梦,他真的义无反顾一追再追,一年前辞退工作,当一个全职音乐人。没有稳定收入,偶尔一两个表演,赚到的连“Band房”租金也付担不来。一年来的生活开支,几乎都由她撑起。

某个周六下午,“Band房”只得他俩,百无聊赖,他把她的衣服扒光。她躺在沙发上,抱着大汗淋漓的他,感受他做爱时的节奏感,情不自禁在他屁股上打拍子。小举动刺激他的肾上线素,兴奋得差点把旁边的乐器推倒地上。

事后她穿好衣服,看看手表,“他们应该——”

“算了,他们只顾赚钱。”他赤裸裸躺在沙发上抽烟,“说过一起追梦,结果我变了傻瓜。”不是每个乐队成员也辞职“夹Band”,他的唠叨愈来愈多。

“其实我不懂,玩音乐和工作真的要分家?不可以下班后——”

“你懂甚么音乐?”他用力挤熄了烟,拿起身边的结他随意拨弄弦线。

“我的薪金真的不够,不是他们只顾赚钱,梦想和钱本来就分不开。”

“梦想是梦想,钱是钱,中间没有等号。”

“租金呢?生活费呢?”

“你不是一直鼓励我追梦?怎么现在开口钱钱钱?”他生气,也为自己的尊严难堪。

“我支持你,是有工作有收入时去追。”她知道说下去也没意思,拿起手机和门匙离开。

“我认得你的匙扣,”他大字形摊在沙发上,“『圣饥魔II』演唱会限定结他拨片(Pick),那个白痴自制匙扣送你,是不?”她在门前沉默不语。

“只有你和『鼓佬』喜欢听『圣饥魔II』,他上网竞投时我已觉得奇怪,打鼓的买来干甚么?难怪最近你的拍子感进步了,原来有人教打鼓——打屁股,嘿。”

“是的,”她深呼吸后点头,“至少他有工作,周六下午还在加班,你却躲在这里抽烟做爱打发时间。”

她离开“Band房”后,乐队也解散了。她不再需要撑起别人的梦,仍旧享受着“春浪”和打屁股带来的乐趣。她知道做爱要同步,“夹Band”要,人生也需要。

手机版访问:
做爱要同步,人生要同路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两性话题首页-性生活知识-趣闻男女 » 下半身的沉重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免费提供性生活知识

男性健康指导女性私密健康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