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专注两性健康知识9年,免费推荐专业知识

你曾以为“性侵”是情侣间会做的事:别无他法的爱

她睡在床上,有时蜷缩身体,把头深深埋在枕头中;有时坐起来,看窗发呆。她怕睡觉,怕梦魇再度找上门,重演那段记忆带给她的恐惧。

(编按:人格解离有不同种类和展现方式:失忆,漫游,转化身体征状,多重人格等。实际上每个人有很多部份,性格、身份、记忆、感受等。一般情况下会融为一体,即想法会控制行为,记忆会令我们对某事某人产生特别感受。然而,解离症患者将它们分裂。患者透过分裂人格,或者转化成身体征状,令他们远离日常生活中的痛苦。)

今天你喝够了咖啡,今天你仍然害怕吃安眠药。睡房内困坐,泪痕未干。那件事发生以后几年,你发过许多的梦,怕一旦阖上眼,那些可怕的感觉又再涌现──赤裸的男人压在你的身体上抽插。脸很模煳因为你很快便惊醒,止不住,再一次流泪。

你是沈月。你是一个倖存者,从性侵、人格解离、梦魇、药物、自杀中倖存下来。

少女身体住了6个人 多重人格变换“私自”出轨不受控

人格解离,令人远离日常痛苦的病 医生:15年仅见3人患多重人格

睡房狭小而黑暗无边无际。你知道自己脑内有一间房子,6个人住在里面,他们用你的眼睛看你哭,用你的耳朵听你无法呼吸。一切都离自己愈来愈远,病发时你无法控制所有包括自己。唯一知道的是快天亮了。

中三那年,放学后大家步出校门,他便牵起你的手。你们都是校队成员,他是你的师兄,你喜欢他。他有女友,却选择一脚踏两船。理论上是第三者的这个身份,令你很怕拒绝他的所有要求。他牵着你到他家的后楼梯。谈心,接吻,他的手在你身上游移,触摸你的乳房,探进你的私处。也许他以为前戏已经做足,也许他以为情侣就应该有性交,但你当时并不想要。

青春期的沈月对性懵懂,对心仪的人单纯的爱,却错落在这段不平等的关系中。为了保护自己,她只能合理化男友不问自己意愿的侵犯。

你说:“不好”。你内心不想被这样对待。可是,你又怕拒绝之后,他会抛弃你。即使后来你明白,这段维持2、3个月的关系,也许只是一个男生想找另一个容易得到的肉体,享受欢愉。关于性侵──是的,他确实未得到你的同意,便插进去。你躺在地上,他用力压在你身上抽插。学校一直教导学生,面对性侵要懂得说“不”,却没有教导你甚么是“性侵”。你承受不住这种重量,他只管自己前列腺的刺激和快感。事后你的背嵴脏了,而且渐渐瘀青起来。许多细节你未必记得起,不过你的身体很记得这份痛楚。

地上有血,从你的私处流出的血。你一脸惊慌,并不了解这血代表的意义。他却读懂你的神情,嘴角狡黠地上扬,说:“你知道之后会不开心的。”

记忆像一根线断掉

你后来才知道这是处女膜撕裂而流的血。但是相比这个,你很疑惑独处睡房内的自己为什么会哭得这么厉害。你明明很喜欢他,但他所做的,你很不喜欢。难道他只能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爱你?

以亲密关系之名,你爱他,他却说爱你的方式是将阳具插入你的身体。明明他平日像个大男孩,介绍你看各种热血漫画。他是阳光,你是内向的、有时拙于表达自己的孩子。你开始合理化你被性侵的事实。男生的欲望张狂,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单独相处,他把你压在身下,不理会你有否叫痛。你好似也“放弃”挣扎了──这就是喜欢的感觉?心灵麻木同时身体传来痛楚。你才14岁,你以为这是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,你捏造开心幸福的感觉。然而一再独处一再流泪,内心有莫大的痛苦和恐惧,不得不承认。

后来是怎样分手呢?你只记得是突如其来的。短短数月的关系结束之后,你想过要不要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?置身于一段不平等的关系当中,你很爱他,别无他法的爱。他却有很多选择,将自己肉体的欢愉建立在你的困惑与失落,还有私处犹如撕裂的痛楚上。许多人也许在想,你不懂得保护自己,你为什么不表现得强硬一点?推开他吧。他们又会说,你和他明明牵了手,男生以为你可以接受性交。

“父权”上身的人,看到这个故事也许会质问:为什么不强硬拒绝?为什么不去告他?肯定是你被人甩多年后才发难。中学时的沈月,便是隐隐然想起这些指责受害者的想法,选择强行抹去这段记忆。

不,不是的。只要你在任何一段关系里,拒绝了对方的性要求,就代表不同意。如果对方明知如此,仍执意试探你的底线,在任何原因下你最终被逼同意,那也与强奸无异。

然而,在外部社会的标准,你所经历的暴力与侵犯,的确犹如漏网之鱼,难被真正承认。社会福利署指引提到,亲密伴侣暴力的定义是“情侣维持或曾经维持一段时间的关系,而非短暂交往,而持续发生的虐待行为。”换言之,只交往几个月的你,很大可能不会受到保护。当你就读小学时,香港政府才于2002年修例,废除家庭内丈夫的“婚内强奸豁免权”。换言之,2002年以前,丈夫并不会因强奸妻子而犯法。

你隐隐约约害怕起来,彷彿揭露所有事情之后,受到更大的斥责、不谅解的不是他,是你。所以你没有说给任何人知道。

分手后两个星期,你仍在哭泣。情绪就像被完全颠覆,无法修正过来,只能泪水缺堤。直到有一刻,你感到有一根扯紧的绳子断了,清脆一响,所有事便似乎恢復正常。你不再记得那几个月的性交,你如常地度过之后的中学生活,这段记忆不知怎的抹去了。唯一不同的是,你开始发噩梦。似乎那些梦魇的出现,是为了半年前,你再度忆起那件往事的心灵震撼,所做的演习。

手机版访问:
你曾以为“性侵”是情侣间会做的事:别无他法的爱

相关热词搜索:情侣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两性话题首页-性生活知识-趣闻男女 » 你曾以为“性侵”是情侣间会做的事:别无他法的爱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免费提供性生活知识

男性健康指导女性私密健康知识